欢迎光临【短文学网】

短文学网

当前位置: 短篇原创文学>情感日志 >> 情感日记

我的爱情

2018-07-23 11:14:21 作者: 0人读过 | 我要投稿

我承认我害怕爱情。

爱情只是一种激情,一种病。就像感冒像发烧,像必须接种的一种疫苗。

我忆起我的写作,我的写作是因为爱情而开始。那时我暗恋一个男生,无以表诉,怕人笑话,我每天在晚自习之后跟着他。他在前面骑一辆单车,我在后面跟着,空气中传来槐树花香。

事隔多年,我记得他穿藏蓝色球衣,有修长的腿,有明亮的眼睛,有黑得似黑夜似的发。

因为他

我的爱情

,我学会写诗,写很长的日记。

我写过的文章,好象洒向这世间的寻人启事,一张张贴着我喜欢的男子的名字。这些男子,我爱过,也被他们爱过。受过伤,有细碎的伤口,经年之后,我看到伤口有淡淡的迹。我以为我会刻骨铭心,结果有一天我接到旧人电话,我没有听出他的声音。我以为一辈子忘不了他的十一位电话号码,可是我有急事找他时,却只记得前三位。

杜拉斯说,人们总是写这个世界的体,同样,也在写爱情的体。

是的,我在写这些爱情的体。

它们在夜晚排着队进入我的梦乡。

我梦到十七岁的夜里,我一个人,游走在合欢树下,等待一个人回眸。为此,我求了千年,可是,他漠然走过,忽略我等待的心。

我梦到坐火车去看一个人,火车开得很快,那个人的脸在火车边只一闪,再也不见。

我梦见大片的梨园,花开了梨花开,有很多片断和电影一样在梦里穿行。

爱情的体让人透不气来。

是谁说过,如果,如果你年轻时爱上一个人,请你温柔地对待他。

我想,在我没有学会温柔地对待以前,我曾疯狂地哭过骂过闹过撒扯过。所有琼瑶小说中的情节,我曾经一一上演,但是现在,我害怕天黑。

那些琐碎的情节,那些刺青一样的记忆,在天黑下来会破空而来。我必须隆重地接待它们,它们曾经侵略过我的生命,让我在风中哽咽。如今我安静下来,以为的忘却这样艰难,他们排着队来打扰我。

不,我不嫌抛弃它们。

多有这些记忆,我可以活得这样厚实。

否则,我会和纸一样单薄。

感谢让我暗恋的人,他让我知道,我是一个女孩子,可以羞涩可以脸红。

感谢给我爱情的男子,他让我燃烧到完全。我想我是一块煤,曾经很难点燃,可是燃后热量这样大,曾经照亮我曾经的青春岁月,哪怕,哪怕我现在是一堆灰。

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