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【短文学网】

短文学网

当前位置: 短篇原创文学>散文精选 >> 抒情散文

雪满山川,情亦满山川

2020-07-07 10:24:16 作者: 0人读过 | 我要投稿

(一)雪花就像是后娘

暖国的雪不常有,每几年才飘过一场,或合着雨而来,或是匆匆而过,总让人过不了瘾。像那落满竹林,压弯竹子的大手笔,只是若隐若现地停留在记忆里。

那时的冬天要冷些,伙们上学时还会用火盆提上一盆碳火取暖。去学校的路中有一片竹林,竹子长得密密实实,且每年以惊人的速度向周边均匀拓展空间,站在房顶上看,整片竹林活像一把大雨伞。每年冬天,竹林就义务性地撑起一片雪白的世界,直到山间路途的积雪都融化了,竹林上还有斑斑点点白色的尤物。

那时我是不喜欢雪的,总嫌她冻人,有时还害我摔跤,或弄湿我的鞋子。下雪时,大人也不让出去,是雪把我困在了家里。为了报复雪,我曾用鞭炮炸她,用口中呼出的热气融化她,可忙活半天,小手冰凉脸蛋通红,雪终究炸不完也化不完。

雪留给我的记忆多是不甜美的。那时上学时,走过那片竹林,大孩子总是一边在前面跑,一边摇晃着竹子,我年龄小,跑不过他们,每次总会被竹子上落下的积雪打湿头发,弄湿衣服,有时还会把我小火盆的碳火弄灭。看着他们跑远,我无奈地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头,愤愤地朝竹林上方砸去,许久,才听到石头落地的声音。抬头,仍不见天日,竹林上的积雪似乎不曾因我的举动有所减少,反而零星地落下几抹,打在我的鼻梁上,挑战似的。我站在竹林里,感到雪就像是后娘,竹林就是帮凶,却从来不怪那些恶贯满盈的大孩子。

几年后,因为要修公路,竹林一夜之间便消失了。似乎没有了竹林这个媒介,雪就不大愿意再来了,自那以后就很少再来了。远去的雪好像是一个远去的时代,我竟然对她有些怀念了。

(二)雪花是我的情人

雪花是后娘时,我还是个孩子,我讨厌后娘,她总是惹下我的眼泪;当我不是个孩子时,我把自己幻想成一个浪漫的诗人,把雪花当作我的情人。

我渴望一场旷日持久的大雪,来静寂整天冬天。对雪的渴望,其实更多的是对她的怀念。我怀念那竹林,怀念我想融化她的心情,怀念雪落在我鼻尖上的冰凉。于是,年年的冬天,我虔诚地盼她到来。盼雪成了我不变的情怀。

她来了,我就到雪地里迎接她,任凭她亲吻我的每一寸肌肤;她走了,我就满心的失落,像个失恋的少年。为了挽留她,我把她埋在地下,她化成了水;我把她藏在冰箱里,她结成了冰。无论是水,是冰,都不是我喜欢的样子。

我喜欢她飘洒在空中的轻盈,喜欢她落在瓦缝上的晶莹;喜欢她;我喜欢她夜里来时的悄无声息,喜欢她白天走时的含情脉脉。

含情脉脉,雪花是喜欢我的。过了多年,她从后娘摇身一变,成了我忠实的情人。每年冬天,与我在柳树下约会,在小河边约会,在屋脊上约会。她变换着花样和我调情,以不同的方式与我对话。

她有时从梦里把我叫醒,抬眼就给我满窗的惊喜;她有时伪装成雨来到人间,直到被我发现了才还原真面目。她高兴了,就给山川田野画上浓妆,给麦田沃野铺上棉被;她生气了,就拍拍衣服,落下几颗灰尘,赌气似的走了,连我这个情人也没法儿把她留住。

我的情人,她洁白得一尘不染。

(三)有了雪花,这才叫冬天

雪是一个痴情的女子,是冬天独有的宠儿。不像风那般缠绵,不像雨那般多情,她选择了冬天,眼睛里就没有了别的季节。

冬天呢?冬天有了雪花,才能称作真正的冬天;诗人看见了雪花,才能够懂得浪漫。为了浪漫,我假装自己是一个诗人。

今冬的雪,来到陕南小镇,是没有打招呼的,是准备给我们惊喜的。孩子们和当年的我一样,把她当后娘,用堆雪人的方式蹂躏她,她就生气了,要冻红孩子们的脸蛋儿;男人们无聊了,抓起她往女人们的胸脯里塞,引来女人们的一声声尖叫,结果掏也不是不掏也不是,只能撵着男人们满街道跑;道路清洁工是不懂情调的,雪将驻未驻时,他们就开始用扫把扫开了。

雪满山川时,我的情感也游走在山川之间。为了拍到特别的雪,我爬上屋脊,拍青瓦上的落雪;我走向山里,拍腊梅花瓣上的积雪;我走在街上,拍女人发梢眉间的雪;我又回到家里,拍栏杆上的雪,台阶上的雪。

然而,没有我满意的照片。我恍然觉得,静态的雪是干瘪的,真正的雪应该是一个降临的过程,应该永远不停下来。于是,我看着飘雪,希望她不要停下来,希望她一直飘洒在我的眼前。

可雪终究还是会走的,她痴恋冬天,却不属于冬天;她是我的情人,更是大众的情人。今年冬天她出现在我的笔端,明年今日她又会被谁人痴恋。

我望着窗外,雪花早已消失得无踪无迹,山川又静寂了。

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