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【短文学网】

短文学网

当前位置: 短篇原创文学>散文精选 >> 抒情散文

轻语告别的夏天

2020-07-07 10:24:25 作者: 0人读过 | 我要投稿

我依旧贪婪的拥抱夏天剩余的温度,忘了盛夏的季节里给我埋下多少贪恋。耳边的温热细语,丝丝入心。我幻想着,未来的某一天,晚风寂寂,月洁心许,悠然看夏日最后一片花瓣翩翩落地,凝眸碧窗后,幽影如梦。

立秋过后,天气微凉。日渐远去的童谣,叹不回了么?悄然而至的秋雨,瞒不过了么?撕心裂肺的蝉鸣,也搁浅了么?枫叶已向树枝妥协,姑且做出短暂的离别,彼此都记得春来如约。风已经承诺叶片能留下最后的舞蹈,于是,所有关于春夏的念想,以及秋冬里的期盼,在云淡风轻时,一律以素颜浅妆出席这次舞会。

叶,醉了,我,就醒了。

说不清要如何表达,乐章早已就绪,灯光也已打开,生命不允许迂回的依依惜别,这是声势浩大的祭舞,是沉痛的告别式。

枯枝决定不再无动于衷,它把叶片寄向大地,页页情书,也纷飞得一目了然。

我还奢求什么。

是一朵骄傲的莲在手心盛放,是难能可贵的幸福哲言一语成碱,是一场不期而遇的心心相印。不,都不是。

大漠写着荒芜,秋后雨点缺席了对它的拜访,我看见,天空依然蔚蓝,排遣了湿润的忧伤。

百草开始萧肃,夏末蛙鸣凭添几分惆怅,我看见,天空依然蔚蓝,雁群终归南方。

转动的水车渐渐停息,流水也适时沉寂,我看见,天空依然蔚蓝,恰好能定格成油画。

江上游船的灯光在水面斑驳,落下的繁华在水里招摇。

只有和风的乐曲,能让喧嚣入睡。

我定放不过漫天璀璨的辰星,因它们不肯入梦,我必须夜夜失眠陪伴,为它们守护。

果实对夏的热烈翻然醒悟,流露成熟的酸甜。遍野虫鸣与舞蹈,树木开始了换装秀,又是欢天喜地的庆典。

如何才能够加入它们的热闹,我不知道。

我不是一片落叶,也就失去轻吻土地的机会,我也不是河滩,送走洪流还能呵护妖娆的彼岸花,甚至,冬眠也将我舍弃。直至云朵为我涂抹成晚霞,夕阳送别了黄昏,我在澄黄的光亮里站成金灿灿的雕像,笑若桃花。

这还不是终结。

是为迎接南国温和的冬日排演的剧目。精彩,才刚要上演。

在乡下的时候,饭后在晒谷台仰望星空,偶遇一枚流星。许愿,当然来不及,也没有了愿望。并非我已无欲无求,或许是太多愿望那样杂乱无章,理不清孰轻孰重,许愿也就无从下手。

流星,错过也就错过了,毕竟它是自由的。

晚风中暗藏轻柔的山歌,一不小心,就跌入深深的歌声里,惊起一潭涟漪。

与其沦陷,不如跟着哼唱,倒别有风味。

我强烈的羡慕古老的爱,能守住一个人的地老天荒。同时也心疼那样的守候。不知是谁,还心疼着我的心疼。

穿透夏天燥热的胸膛,逃到初秋清凉的臂弯,我想在夏末作个彻底的告别。没错过皓月繁星,没错过荷香蛙鸣,没错过该有的欢声笑语。

这样想着,故乡的落叶,已随逝去的时光,倾泻满地…

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